Sunday, December 13, 2009

十二月十三日

今天還是當地陪,帶朋友去了新加坡的Sentosa。朋友過來的目的也不是爲了“遊玩”,所以只是帶他到處走走拍照。就連我自己也有幾個月沒來這裡了。發覺這裡的變化好大。有了一些新的建築物,新的設備。有些地方比如海豚樂園就已經不在啦。可能在裝修吧。

另外一個朋友就說,這裡啊不能說久久來一次。因爲這裡每段時間都在變化。我也認同咯。就像我曾經在十二月的心情日記分享過,“世界一直在改變就是唯一不變的定律”。

昨天的心情日記吃刊登了。才寫完大綱,要補充細節的時候,眼皮變得很重很重。根本沒辦法寫下去了。但是昨晚寫的都是我在今年做的兩件特別的First Time。其實那一次回去斗湖,都是在忙着生活營(主題:《因爲有你》)。也跟友誼花開的朋友更要好了。就連老師也爲了我和另外一個好朋友,把慰勞宴提前主辦配合我們。(因爲我們在生活營結束的第二天就要飛走了。)

生活營一結束,大家有如放下心頭大石。說説笑笑。或許在一些要求比較高的人眼中,我知道我們大家沒有做好。但是因爲我知道有些人的歸隊協助,雖然有心但是沒有經驗。老師難兼顧所有工作的分配,年長校友已經不在,年輕校友沒有經驗,以前都是被人家照顧的。這一次身份轉換,要照顧整個場面。有不對的地方,也需要提點。只是可惜,沒有人能夠在這些年輕校友犯錯之前,給予提點。但沒有關係,因爲下次我會更注意這樣的問題。

在檢討會上,我知道站在原則與人情位置定會有衝突意見。當中的矛盾,一邊是要做好這個家的對社會的重要任務,另一方面卻又是有過多包容。但是大家都爲了這個家。只是說,年齡和身份屬於中立的我,會更注意這樣的問題。我寧可我是那黑臉。

認真工作之後,我們的感情依舊存在。那是我們共同努力守護的家族情感。

慰勞宴之後,我們一些校友就再去Second Round去喝茶。雖然那個晚上我們的話題不再是什麽生活營,什麽責任。可是我知道大家都已經把那些忠告勸解聼進去放在心上了。這個時候的我們,都在討論着那些三天兩夜的歡樂照片。再來就是我跟大家玩大頭貼拍照。

夜深了,雖然大家都不捨得回家。但是看得出大家在生活營結束之後也沒有好好休息,所以就算是我不想要回家,我也要送他們回去。

第二天,跟老師一起吃飯然後老師都跟我們分享很多事情。我會記住的,我希望能夠幫助大家去分擔這個家族的每一件事情。中午,還是每一次我離家之前的習慣,吃媽媽煮的午餐,和媽媽煮的湯。或許是長大了,反而喜歡媽媽住的家常菜肴。為應農曆年的菜肴,反而我為覺得媽媽做得好辛苦。(我也是廚房的幫手。)

之後,就是友誼花開的家人送我去機場了。

在機場的時候,好朋友(也是友誼花開的“家人”。)與我同行回去新加坡。為我們送行的好朋友沒有說太多,互相祝福就走了。畢竟大家都不習慣那些傷感的場面。我們先在Kota Kinabalu轉機然後直飛新加坡。心中依依不捨,習慣在人家離開或是自己離開之前都會寫一些真心話,透過簡訊發給朋友。而這一次,我都發給友誼花開的家人。

《當你當我》裏,有一段我們某一屆生活營的主題曲。“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,你想不想找個人來陪,你的快樂傷悲只有我能體會,讓我再陪你走一囘……”

我一直慶幸,我有三個家。我自己的有血緣的家。一個是伴我成長的友誼花開。一個是知道我心中旋律的MyFisHome。我知道,沒有血緣關係的,怎麽都不必有血緣的感情鞏固不滅。我不知道往後的日子是怎樣的,我只是知道現在的我,擁有很多。

十一點二十八分,那天乘搭飛機因爲有朋友在身邊,所以忍住情緒瓦解。

那幾天的星空,因爲有你,所以璀璨。因爲有你,所以我有。

3 Comments:

At 14/12/09 1:12 PM, Blogger BOX cat said...

你有三个家,很幸福,羡慕极了!

 
At 14/12/09 3:36 PM, Blogger chong said...

Pang,我赞成你说得话,但我需要一些时间去放下。这一段日子我会很痛苦。

 
At 28/2/10 9:56 PM, Blogger Crayn Tay said...

box cat...u also can hv a...don jealous with me la..

chong...u can do it better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