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15, 2009

十二月十四日

星期一,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覺。原本沒有打算要做什麽,要去哪裏。就原訂計劃是放工后就去看看朋友的店。

結果還是決定,去機場送幾,為好朋友胡子送行。以前我們算是同一閒中學的友誼花開共事伙伴。每次活動之後,胡子,張彩和我三人最喜歡在學校食堂聊天。我咬冰塊聼着他們說的故事,粉沫亂飛,暢談瑣事。自我畢業之後,我跟胡子相處在一起的時間少之又少。除了2003年《世界因愛發光》生活營和2009《因爲有你》生活營能夠一連下來相處幾天之外,每次農曆年都是看胡子忙碌招待客人,我們友誼花開的朋友就只是自顧自玩咯。所以我很坦白說,這九年我們聊天的機會都那麽少了,更別説是了解。這些年來,我們之間就像是空白,友情沒有再成長。說不怕生疏,是假的。每時每刻,我都在找話題說。其實還慶幸我們是同在友誼花開家族。所以就算這九年來我們不多相處,但情誼不散。

跟朋友借的《今生相隨》,從七號開始閲讀,今天終于看完了。或許你會奇怪,我到底是怎麽看書的?看得那麽慢……我看書的時間,只有在地鐵裏的空檔。也因爲這本書的程度更深一層,需要消化的時間就更久了。跟《再給我一天For One More Day》相比,我是兩天看完,一個禮拜看了兩遍。《今生相隨》讓我對於自身的文化傳承事業有更大的領悟。一段十年的琉璃故事讓我獲益良多,雖然我知道這個年齡的我不可能能夠完全了解,可能還需要把這本書翻閲幾遍。

有時候,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我們在等待什麽。等待的,到來的,會不會是美好的?

在這個六月,等待了四年。終于在今年等到了。那是一場屬於我們的盛會,是其他人不會了解的。或許在他們的價值觀認爲我們好像活得沒有意義。所以我們自成一格。冥冥之中,我們就是爲了四年后的今天。

我們並不是什麽大團體,我們沒有分輩分等級,沒有什麽委員職位。可是我們想要創造奇跡。很多人眼中的不可能,我覺得是不可思議。在人力財力缺乏的情況,這樣的計劃要100%成功似乎不可能。衆多意見,難以得到共識。此刻我覺得創造奇跡不是重點,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有共識邁向同一個方向去努力。

一直以來,我們家族不曾有這樣的問題存在,就是意見分歧。爲了這個我們家族的大型計劃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,大家所顧慮的都不同。難以取捨任何一方意見。許久,家族的氛圍有些僵硬。縂覺得事情好像越閙越大。連發起人都有些想要打退堂鼓。慶幸,沒有爭吵。

說不能解決,也不是無法解決。因爲到了當天,大家工作分爲分派傳單,販賣熒光棒,計算零錢,派送熒光棒,拍攝錄影,會員位置編排,國外歌迷招待等等。大家那麽辛苦在宣傳就是想要大家響應“藍色海洋計劃”。要為整個演唱會營造藍色熒光海洋。而每個人幾乎身兼多職。還好我算術了得的弟弟-Willie也在。算錢找錢交給他這個人肉計算機,什麽都沒問題。

一直到了演唱會開始,靜茹開場的第一首歌曲,我們每個人都還在忙這忙那。紅幕帘拉開,舞蹈員跳出,全場燈光一暗,聚光燈聚在臺上的靜茹。我們感動非常。四年前的我們都不相識,卻都在這個室内體育館的各個角落一同聼靜茹唱歌。四年后的今天,不同的是我們從不認識到情同家人坐在一起,感受大家心中的音樂故事。過去幾個月的意見分歧、為實行計劃的壓力都煙飛雲散。

雖然不是一百巴仙的“藍色大海洋”。但是在場外看見好多人身穿藍衣前來支持靜茹。我們算是做到了。雖然藍色熒光棒零星散佈在體育館,我們已心滿意足了。因爲在馬來西亞要這麽做,並不容易。這樣的藍色愛情海,看了令人動容。更感動的是,我們的感情沒有因爲這一次的意見分歧而破裂。

我們一直努力,從前的小貓幾只到今天的老班底。雖然老班底只是十多人。卻是要好得十
多人。我們一直揮動手中熒光棒,揮霍青春……

十一點五十分,要說的不是那天的演唱會。而是我們之前的感情……比很多後援會都特別。因爲我們都不是年級輕輕的小孩子。對於這份特別緣份的牽引除了珍惜就是感激。

這個世界上,能夠遇見聼懂你心靈音樂的知音,什麽話也不需要說……就會明白。

那天晚上,演唱會結束后……大家都不捨得離開。等了四年,等一場夢的實現。夢的落幕,我們還在沉醉。大家開心拍照留影。因爲很多外國朋友,來自臺灣、香港、中國、日本的。都是四年前見面之後就很少再見了。

一直一直……保存着……

那天的夢。

2 Comments:

At 15/12/09 10:43 AM, Blogger chong said...

I am finally think too.... Hope tht will stay in my mind forever ever...

 
At 28/2/10 9:53 PM, Blogger Crayn Tay said...

good la...i m glad to hear tht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